千尘秋叶

西门盒子猫!
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想做一套
/醒醒你没时间

加个硬像
想画武白武手书qaqqq
欠一个拥抱
没板子就hin尬……
就当是摸鱼集合吧

摸鱼
有的参考了太太的图

武崧的帽子依旧苦手…
宝石之国里面的小姐姐真好看!
考试满脑子YOU SHALL NOT PASS
啊……

就是
突然
想你了

【武白武】【大纲草稿流】

可恶,怎么这么强!
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可是,猫土还没有被净化,黯还没有被打倒!
大家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不甘心啊!
咦,背后突然爆发出一股很强的韵力?
这是……武崧!
臭屁精!你终于再度突破了吗!
什么!不可能!
什么叫让我等着!风头可不能被你一猫抢光了!
啊!
武崧你干嘛!

宗主前辈!你们终于出来了!
什么?西门宗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化身为韵?!
那武崧他!
白糖拜托各位前辈!请帮帮武崧!

——若是信得过,请各位宗主将韵力皆传于老身吧!

武崧!你一定要没事啊!
说好的打败黯之后一起回咚锵镇,你怎么可以倒在这种地方!

啊!武崧!
他怎么了!为什么醒不过来!
什么……
武崧他……可能会忘记所有人……
是啊,至少他还活着。
但我要的不是队里的一个强力输出!
我要的是那个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我们的伙伴!
那个成天端着架子,把什么都揽到自己身上!
次次口不对心的臭屁精!

如果祈愿真的有用的话,我许愿!
武崧,你回来吧……
我想你了……

《打雷了怎么办!》

全部整合一下
毕竟点开个人主页发现自己画那么渣很难受……
最后附武崧x1

指绘…
新软件还不熟练但感觉很厉害

【武白武】寒夜里的正确睡觉姿势

虽然题目咳咳咳但是清水向
写一半发现差点偏题
眼宗和对子猫的冰窖应该差不多冷,但崧崧禁了韵力之后表现完全不一样呢!
各位看官吃着开心就好!
看完之后能给个评论吗(。・ω・。)ノ♡
顺便心疼一下最后的大飞x
——————————————————

“丸子,小心!”
对面一招轰向重伤倒地的白糖时,小青和大飞已试图通过水袖和石柱挡住攻击。可这次的攻击竟如同惘念兽一般,无法为实物阻挡。关键时刻,又是一道身影拦在了白糖面前,将他护得严严实实。

“武崧!”白糖慌了,之前录宗武崧为他硬接宗族一击后被带走的绝望和无力仿佛再次重现。武崧还保持着迎敌的姿势,但白糖却觉得他随时会倒下 。
倒是武崧的回答惊醒了他:“我……没事?你这家伙,又想耍什么把戏!”
“呵呵,别急。希望我们还有再见之时。”对方倒也不恼,颇有深意地对武崧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随手挥起一阵黑雾,消失。

敌人既已消失,大家都围到了武崧身边,七嘴八舌的询问着是否有什么不适。武崧检查了一下,刚想说无碍,却突然大惊失色:“我的韵力……被封住了!”

入夜,没了武崧的韵力来生火,大家只能先将就一晚上。白糖倒是不甘心,拿了几根小木棍试图钻木取火,可惜他没有那般好运气,也没什么技巧,硬是爪子都搓红了也没看到一颗火星。
“那个坏蛋,怎么偏偏把我们的火种给灭了啊……”白糖把木棍往后一扔,泄气地躺在地上,转眼又看到大飞给小青和明月搭好了棚子,又把几乎所有的大叶子都给了她们,瞬间鼻涕眼泪就下来了“小青师姐你可怜可怜我们吧今晚这么冷我们要被冻死的啊——”
小青还没说话,却被大飞拦住了:“白糖,我们还有几片叶子,今晚先凑合一下吧。”
白糖刚想说话,又被武崧插了嘴:“和女生抢叶子,害不害臊?”
“那是谁把手缩到袖子里取暖的啊!”
武崧闻言怔了一下,径直走向自己的铺位,不再理他。

“真的好冷啊……”白糖在自己的铺位上瑟瑟发抖,索性坐起来用叶子裹住身体,顺便看看其他猫怎么样:大飞已经睡熟了,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鼾声,果然胖子不怕冷;小青明月的棚子看着都暖和!怎么可能冷嘛!
白糖的视角转到武崧那里时愣住了,随即心里开怀大笑——武崧已经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原本三片叶子才能遮住的身体硬是被叠成一片叶子大小盖了三层,就这样,那叶子也被紧紧地拉扯着,可以看出里面的人是如何试图把自己再缩小一点降低热量流失。

“阿嚏——”

白糖心里正笑着呢,冷不丁听到这一声差点吓死,顺着声音寻去才发现正是武崧。
这家伙,平时也没见他这么怕冷嘛?

知道还有人没睡就好办了!白糖抱上自己的叶子就蹭到了武崧旁边:“臭屁精?武崧?”
武崧也没想到这丸子还没睡着,一个机灵坐了起来:“你不睡觉干什么?”
“这不是看你冷嘛~我来送温暖啦!”白糖义正言辞地占了一半的铺位,把两猫叶子瘫在了两猫身上,“猫多暖和嘛!”
“我才不冷!”
武崧从小就是一猫睡,还从来没和其它猫在“床”上这么近过,下意识地就想后退,“我不睡是为了守夜而已!守夜!”
“守夜需要把自己缩成个鱼丸吗?守夜需要打喷嚏吗?”白糖一副看透猫心的表情,“我以前怎么没见你守夜这样?”
“还不是因为没了韵力取——”武崧说了一半却突然打住,“你个丸子怎么事那么多!”
“哇哦!我还以为你不怕冷,感情你每次都暗中用韵力取暖啊!”白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等下!那你上次在眼宗怎么好意思说我怕冷啊!!!”
武崧心虚地看向旁边的树林,拒绝说话。
“所以啊臭屁精,你看咱俩都怕冷——尤其是你,平时晚上都要靠韵力取暖——今晚就一起凑合下呗?”白糖说着已经躺在了武崧身边,两猫之间只有武崧薄薄的衣料隔着,热气透了过来,让白糖忍不住又往他那边蹭了蹭。
武崧当然也感受到了一大团热源的靠近,在尊严与冻冰猫之间选择了活着,也躺了下去,但整个身子都背对着白糖,“仅此一次啊!”

第二天清晨,向来早起的武崧竟因为温暖的环境而还在沉睡。明月第一个起了床,先习惯性地往棚子外探了一眼,但却被某个画面惊到不小心踩到了小青的尾巴。小青睡得正香突然被疼醒正想发作,却被明月捂住了嘴巴。
“乃要个十么!!!”
明月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示意她往外看——
小青先是不屑一顾,看了一眼后突然两眼放光脸颊爆红,口中念念有词净是些什么“自古黑白出cp”之类明月听不懂的话。

这边小青到底说了什么暂且不提,外边武崧和白糖睡觉时背对背的姿势早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过去时了。两猫面对着面保持着一个相拥而眠的姿势,仔细看甚至能发现武崧一条手臂搭在了白糖身上,而白糖一条腿也夹在了武崧双腿间。

“这是怎么啦?”大飞刚刚醒来,还不清楚状况,便被小青分配到了一个任务——“大飞,叫武崧和白糖起床!”

崧崧真可爱
P2P3幼崧P4暴走崧
不要指望我有专门的草稿本画画……
上课专心摸鱼

猜测 武崧的过去

这两天沉迷京剧猫无法自拔,京剧猫真是声控的天堂!
主角里面最喜欢武崧,对他封存的记忆有点在意
然后脑补了一出大戏:

首先是动画线索:
武崧是武家唯一一个传人
武家属打宗
武崧现为12岁
猫土战争在十年前
出身大宗派,小时候被唐明师父抱走教导
被带走时城墙上是武家人
爷爷回忆开始在,后来消失
武崧对小时候记忆很模糊
记忆被封锁在内心最深处,无人知晓
【猜测衣服为武家专属,开头宗主没看到大帽子】

按照大飞和小青的回忆程度,他们被唐明师父带走时应该有了记事能力,且记挂着家人。但武崧记忆模糊没有正脸,闯关回忆也只有现在的记忆,目标是成为最强的京剧猫,与家人无关。

什么样的回忆能让武崧失去意识的暴走?
武家如果是大族,怎么只有一个传人?
为什么在大宗派里却还是被让唐明保护?

武家出事了。
而且可能是灭族的那种。

但那样应该是武崧不知道的事?
武崧离开时爷爷不在
爷爷那时就可能已经死了
打宗要对武家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