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冲出了赛道

【也青】倒计时

脑洞大纲,爽完就跑

突然隐隐约约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致郁漫画

受了它的启发吧

开始试图码字,后来:算了算了

--------------------------------------

--哎哎你看!正在走过来的那个男生好帅啊
--哪呢我看看…卧槽真好看!想要电话!
--做梦吧你!等下?他是朝我们走过来了吗?!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讲究的男士,虽然穿了严谨的西装,但他留的长发小辫却让人觉得十分潇洒随性。加上脸生得也是极好,双眸一弯微微一笑更是能迷倒一片少女。
“你好,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看到这位女士今天穿的裙子很是好看没忍住来赞赏一句,太冒昧了真是抱歉。”
--诶,谢…谢谢夸奖……
男人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感受到背后女孩好奇的目光,回头朝她们笑了一下。这下可彻底激发了两位女孩的花痴属性,两人捂着心口在原地激动了一会儿才继续前行。等她们走到路口时,刚好绿灯还有几秒,便想小跑几步赶过去。突然右边车道冲出一辆失控的汽车,在两人面前飞驰而过,狠狠撞在路口的红绿灯柱子上。两位女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感受着劫后余生的庆幸,相拥而泣。
她们不知道的是,刚刚那个男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远处观察着她们。看到两位女生没有被车撞到微笑了一下,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一样,悄悄走开了。
“数字恢复正常了啊。”

 


写了个开头写不下去了
世界上有一类人生下来就能看到别人头顶的生命倒计时系列
老青就是其中之一
每天如果看到有倒计时快结束的正常人就知道他们可能会遇到意外
老青就仗着自己好看去说两句话耽搁一下时间,常常就能使那个人错过死亡

但是他们永远看不到自己的时间

不,与其说看不到,不如说没有

要是按倒计时来定义生命的话,那他们就是已死亡的人

但他们不知道世界上的生命是恒定的
所有活着的生命拥有的时间是固定的
所以抢救下来的人越多,分走的时间就越多
经过几百年老青这种人的抢救,欠下的生命已经快到临界值了

有一天老青看到老王头上的生命倒计时快归零了,就去干扰了一下
结果时间仅仅跳多了几个小时
为了继续救下老王老青就要了老王的联系方式,每天缠着老王然后就发现老王这个人,隔三岔五就可能死一死,都不知道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老青就和老王的命条倔上了

老王不知道啊,以为老青特别喜欢他,渐渐对老青也动了情

老青看着花间老手,实则纸上谈兵新手一个,哪受过老王这种直男关怀

两人就在互相误解的缘分下坦白了心意


结果老王倒计时归零的频率越来越快
最后几乎是死神来了真人版
波及的人也越来越多
开始是老王上的一辆公交车上的人全部出事
老青还能拦一下车耽误下时间什么的
后来到了地铁,快餐店
只要跟老王同处一个小空间内的人倒计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且力度越来越大

 

后来时间在其他人的努力下达到了临界值

天道出来干预世界了

老青惊恐地发现身边人头上的数字全变成了零

老青不知道将要发生了什么,与其它城市的能力者交流发现只有他的城市有这种情况

其他城市的人还告诉他:只要老青城市的人出来,都很快会意外死亡

老青很害怕,虽然自己不会死,但到底会出什么事

后来有一天,远处的天飘来一大团黑云

靠近了才知道是密密麻麻的虫子

没有人知道那虫子到底是什么品种,因为虫子吞噬了一切掠过的生命

很快小半个城市就只剩下了累累白骨

人连跑都没有办法,虫子移动太快了,即使出了城也只是换一种死法而已

有人试图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但虫子总能找到入侵的方式

也有人躲到密闭空间,但虫子仿佛有灵智一样,会分出一部分等待在外面,直到人窒息而死或出来后被吞噬

老青意识到事情不妙,仗着虫子不会攻击自己用身体护住老王

虫群来临时由于太密集连阳光都被遮住了,老青有些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紧紧抱住老王

老王还是很淡然的样子,还在安慰他

“别怕,我不会有事的”

 

不知过了多久,虫群离开了

老青颤颤巍巍地睁开双眼

看到老王完全没事

头上的倒计时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长


武侯派的苦修,最终是为了掌控自己
王道长可不要太小瞧我啊

老青生日快乐!
私心也青tag,老王你看风后不是老青的噩梦它是缘啊!
(虽然……我画的……那啥……反正努力过了哈……

真的是一个忘性很大的人
学了些什么两个月能全忘光不说
一年的经历五个月过去也模糊不清了
写的时候总感觉没有细节缺少灵魂
试图回忆却发现脑海里一个片段都没有
几件印象比较深的事情还是记得的
对话是什么则只有大纲了

很难说那是我最快乐的一年的原因
但是快乐的感觉还在

【也青】一念缘(一)

讲了诸葛青瞎几把撩人结果把自己坑进去的故事

更新随缘,毕竟脑完爽过了

也算是补了一个遗憾

结尾he

--------------------

1.

诸葛请看着微信刚刷出来的张楚岚的朋友圈,一张照片附文一句:又来叨扰王道长了!照片里张楚岚拿着手机自拍,背景里冯宝宝又不知看到了什么好酒,正琢磨柜子上的锁,沙发上王也跟张灵玉坐在一起,无奈地皱着眉,眼神里却是好久不见的笑意。

不知道公司最近又有什么计划,张楚岚带着冯宝宝和小师叔跟王也走得挺近,几个人几乎吃住都在一起,彼此之间熟悉了不少。

诸葛青隐隐觉得心口有些堵,却不知道缘由。

 

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王也了。

现在是十一月份,王也和诸葛请分手将近五个月了。

 

当初诸葛青跟王也不说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但也绝对是交心的挚友,在北京那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就连诸葛青的迷妹团都自动分化了一大半站起了也青cp,成天拿着两人的街拍细节说一些“也青is RIO”之类的话。诸葛青也承认,王也的确是个非常细心,有能力,而又关心体贴的人,放网上那一定是羡煞旁人的全能模范男友。家世不说,人长得帅气,哪怕大号衬衫和裤衩子都能给他穿出一点仙风道骨的气质来。和他在一起,诸葛青没必要去想怎么保持自己的体面与风度,也不需要所有话在心里过滤上几遍才说出不漏真心的场面话——没有必要。诸葛青什么样王也都看过:龙虎山初到意气风发,被打败后以命问真相,北京来访满怀心事,碧游村那一战破釜沉舟,以及现在的自然放松。一个是被揭下了伪装,一个本身就以自我待人,时间长了,有些时候遇上事不看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王也这个人,虽说山上住了近十年,人情世故看得比谁都清。

只可惜人终有被爱情糊住眼的时候。

 

诸葛青跟王也熟后,也敢拿对外面小姑娘的土味情话逗一逗王也,可惜大概是让百万妹子脸红的美色在清心寡欲地道长这里不起作用,王也每次坠拉着眼皮,假意符合两句儿京腔也就混过去了。如此一来诸葛青更是得寸进尺,越发放肆,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我的心肝大宝贝儿”,“今天的王道长也是第一帅气”,“今天的旅程99分,还差一分是你我的甜蜜”如此这般等等等等,不过哪怕再夸张王也也还是一脸淡然:“诶呦您嘴真甜”,“小祖宗你别闹了”。偶尔王也有兴致也会和诸葛青官方互吹,最后闹一闹也不了了之。

虽然后来诸葛青知道了老王这个人这完全不如他表现的那样巍然不动。

其实王也后来跟诸葛青提起过他也会喜欢男性的事,当时两人跑东跑西忙了一天,准备回家已经八九点钟,王也看着进站的地铁漫不经心地说:“老青啊,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男人怎么办。”

我好喜欢这只猫啊!
姜sir那个变音能听一万遍hhhhh
很喜欢这种贱萌设定了

昨晚看完后满脑子咖喱啊!
姿势参考官图)

很喜欢纽扣眼睛布娃娃这种感觉
从鬼妈妈到第五的人设

贪梦

超能力是不现实的,满足人类内心期望,现实却不可实现的捷径。
适才在空间看到一个营销号发:如果你能拥有以下几种能力你选哪一种。无非是仇人消失,钱变无穷,相貌自改,恋人同心,以及每年治愈一人疾病。
自己也没想到,希望的竟是最后一个。
不需要每年一次机会,一共三次足矣。也许在我心里,已经知道美满家庭家庭随着我的成长与年月更迭,时日无多;也许我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无牵无挂。
人总是贪心的,而自古以来最难实现的愿望不就是长命百岁,百毒不侵吗?
想象总是美好的,寒假回家时正逢跨年,我幻想能在年关将至时能给父母一个惊喜,使他们摆脱岁月愁苦,感受年华。明明两位都是注意身体,认真负责的人,身体却还是有了些沉积的老毛病。
父亲每日健身,饮食清淡,但奈何工作鞠躬尽瘁,大有死而后已之意,又常年奔波,体内毛病不断。每每看到年龄更大者,每日奢华享乐,身体健康,都想感叹命运不公。
母亲不爱吃食,在我离家后更是对自己饮食不再上心。虽然每日电话提醒,却收效甚微。从小到大已因贫血晕倒数次住院,身骨虚弱体质湿寒,冬日怕冷,室内开暖气都要多加一两件衣服。
如果还有多余一次机会,我倒不想用它挣钱。这种消息传出去只会惹祸上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从小看武侠文便懂了。
姥爷虽在我十八年的生命中没呆过多长时间,却是除了父母之外最在意我的亲人,然而还是饱受疾病困扰,虽有钱看病,但住院还是受罪。至今手术大大小小不计其数,见了我还是笑呵呵的。母亲的妈妈小时偏爱姐姐,对她很是凶厉,将姐姐接到北京,把她留在青海。从小到大也没听过姥姥有过什么消息,只有近一两年或许是人老心善感到愧疚,态度缓和了许多。
姥爷却不同,我小时不多的记忆里,姥爷专门坐飞机来看过妈妈好几次,每次都带来无限温暖与关怀。哪怕后来身体不适,也学着用微信等新时代产品,消息从未断过——若是母亲在与人微信聊天,十有八九便是在跟姥爷分享生活中的趣事了。

家家一本难念的经,比我更需要“超能力”救命的一定不少。我也知愿望这种选择不可能实现,但还是忍不住臆想一番。人总是贪心的,希望美好能多温存一会。
不知是否是孤身海外的缘故,近来总是多情感伤,望不要见怪。

热汤面

突然就很想吃一碗刚煮好的汤面。这面不是什么有名的面,事实上,连名字都没有,便叫它热汤面,提及时知道指代何物罢了。
不需要什么豪华的浇头或肉块,甚至辣油也可以不要。煮面的话菜场新买的劲道水面最佳,细而入味的挂面也可,干面则欠了意思,成为了二不像。水开时抓面入锅,白面快熟的时候焖一把菠菜进去,估摸着时间到了就可连汤盛出。面汤里加些生抽便可以满足咸鲜味,再倒一扭扭醋——必是陈醋或香醋来赋予灵魂,上面多放些芝麻油便香味扑鼻。如若是有葱的话,切碎撒一点在上边,提色提味,热汤与葱花与芝麻油产生的香气对整碗面的影响虽然细微,却是点睛之笔。
即使做法简单,但口感与赶工完成的阳春面截然不同,更是再珍贵的食材也做不成的纯粹味道。
说来惭愧,至今没有自己做过这样一碗面。每每吃到也是早晨匆忙时,或闲时倦怠不愿大张旗鼓,才有人端来这样一碗热汤面。从前不懂事,总奢想着重口味而对此分外嫌弃,却又举着筷子几口吃完,甚至连面汤也想一并喝下。却从没想到会在异国他乡一个下雨的午后,读闲书时分外怀念它的味道。

几分钟糊个q版……
也许是时候找找笔刷了
教授这件风衣真的超好看啊!